小说排行榜 > 我的世界被入侵 > 37 真真假假

玄翦取出怀中的铁盒,递给元成道:“荧惑之石就在里面,但其真伪,极难分辨。”

元成接过铁盒道:“是吗!这样的神石,也会有人作假?我看下便知。”

元成打开铁盒,露出一枚赤红的神异石头。

拿起里面的神石,注视着上面的天谕文字。

成亡国灭,亡元者阴!

的确有点意思!

原剧情中,上面刻着的是“始皇帝死而地分”。

最后被掩日改成了“扶苏立,始皇帝死而地分”。

现在,看着眼前的文字,上面的内容已经不重要,是不是真的是天谕也不重要。

元成也没有那个兴趣去慢慢调查。

元成右手轻轻一握,手中的赤红石头便破裂粉碎,变成了一堆碎渣。

玄翦目无表情的问道:“假的?”

元成点头回应道:“假的!”

在自己“真实之眼”的注视下,石头上显示的信息是【普通石块雕刻成的】。

并不是什么天外陨石。

果然,2星级的任务,不可能是那么简单就完成的。

元成松开右手,看着手中的石渣慢慢飘落,继而笑道:“这就有意思了,既然这是假的神石,那真的天外神石去了哪里呢?”

赵高沉稳的说道:“神石既然落入了田光的手中,而这假的神石显而易见是田光刻意伪造的,那真的神石,想必还在他的手中。”

玄翦冷冷的说道:“看样子,田光很看重神石,如果他想要将神石藏匿起来,常规的办法是不可能拿到了。

就是不知,神石与他自身的性命,他更在乎那个?”

元成耸了耸肩,无奈道:“可惜,他已经死了,刚刚你们大战农家高手后不久,我趁机了结了田光。”

闻言,赵高神色一变,随即起身,微微躬身行礼道:“田光本是赵高的任务,最后竟然劳烦大人亲自出手相助,这是赵高的失职,还请大人恕罪。”

元成道:“顺势而为而已!诸子百家之中,农家的势力最强,也最麻烦,这次,我要将他们一网打尽。”

“你的任务虽然结束了,但新的任务也已经开始了。”

玄翦道:“田光既然死了,那么神石的下落,组织内部可有什么线索,否则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”

元成叹了口气,田光故意伪造荧惑之石,想必心中另有盘算,真真假假的神石,估计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真正的去处吧!

可惜的是,由于赵高的袭击有些事发突然,元成虽然趁机杀了田光,可是也没有时间对田光的尸体进行记忆读取了。

否则,他便有可能知道神石真正的去处了。

所以,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接近田光的尸体,获得其记忆,探知自己想要的情报。

元成道:“神石的事情先不急,等我后续消息,在听令行事。在这段时间里,你们就安心的养精蓄锐,等待下一轮的杀戮。”

另一边,

农家烈山堂内,白衣素裹,来来往往的农家弟子都拽布披麻的忙碌着,而不远处的灵棚内,则气氛沉闷,死寂无声。

田猛、田虎、胜七等人围着一具灵柩棺椁旁,盯着死气沉沉的侠魁田光,盯着这具永远闭上双眼的尸体,在场的农家高层都感到一阵气闷气结。

心中有股郁气难以疏散,更加难以发泄出来。

农家的侠魁,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底下,被人给暗杀了,这可是打了所有农家人的脸啊!

这一口气,他们真的是难以咽下去了,自责气恼的情绪涌上心头,脾气暴躁的田虎,喊道:“侠魁他一生豪杰,这次却被奸人所暗害,我田虎只要有一口气在,绝对要替他报仇雪恨,血债血偿。”

胜七闷声道:“这是当然,侠魁的大仇,已经不是一人一堂之间的事情,而是我们整个农家的大事,此等血海深仇,我们农家弟子绝对誓不罢休。

而刚刚袭击侠魁的三人之中,那名手握黑白双刃的高手,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应该就是越王八剑之一的‘玄翦’。”

吴旷道:“黑白玄翦!越王八剑,罗网的天级一等杀手,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。传闻他的实力高深莫测,今晚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啊!

而今晚这三名杀手的实力,各位都已经见识过,的确是天底下一等一的绝顶高手,而天底下能聚集这么多高手的组织,或许只有可能是罗网了。”

田猛道:“言之有理,不过,如果此次来袭的都是罗网杀手,那么,他们为何会袭击侠魁呢?

而且,最关键的是,如果真的是罗网所为,它背后的靠山可是归元帝国,我们如何替侠魁报仇呢?”

一个强大到令人心寒的罗网就已经不是农家可以轻易对抗的,再加上一个强大的帝国在背后撑腰,就算农家有十万弟子作为后盾,依旧是以卵击石啊!

胜七不悦的冷哼一声,道:“田猛,你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你害怕了?就算侠魁在我们面前被罗网暗杀了,你也准备忍气吞声下去?”

田虎眉头一挑,气急败坏的怒视胜七,说道:“胜七,你又是什么意思,我大哥只是提出一些疑惑,还有我们农家即将面临的难题而已,你就信口雌黄,开口污蔑我大哥,你是想找茬干架吗?我田虎奉陪到底。”

看着田虎的架势,大有一言不合,就要较量一番的意思。

胜七也是暴脾气,双眼一睁,右手猛然抽出背后的巨阙大剑,狠狠地插入地面,目光肃杀道:“老子就是这个意思,你们田氏一族如果害怕了,就让开路子,侠魁的仇,我胜七抗下了,不管对方是罗网还是帝国,我们魁隗堂上下誓死方休。”

胜七咄咄逼人,田猛却面色平静,连忙安抚自己即将暴起动武的弟弟,对胜七道:“胜七,你不要胡搅蛮缠,侠魁也是我田氏一族中人,此仇,我们烈山堂、蚩尤堂绝对不会置身事外。

不过,侠魁新亡,报仇之事甚大,我们切勿鲁莽行事,只能等六堂堂主齐聚后再做详细的商议。

四岳堂、共工堂和神农堂,我已经派遣弟子前往通报,相信明后天,他们便会前来汇合。

到时候,我们再商议具体的行动。现在,你们先回去修养吧,你们这次都受伤不轻,今晚便由我来守灵吧!”

胜七和吴旷对视一眼,随后点头同意,各自给田光祭拜上香后离去。

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

田虎刚想出声,却被田猛抬手阻止了。

田猛道:“二弟,你的心思,大哥心里知道,田光死了,侠魁的位置,只能落到我们的手中,但是,此事不能过急,你也受了不轻的内伤,先回去疗养吧!”

凌晨三点时分,

宽大的灵棚内,只有田猛一人静静跪坐在圆形的草垫上,眼神微闭,似乎正在闭目养神。

空荡荡的灵棚内,四周飘荡着淡淡的檀香味,外面则有农家弟子戴孝列队守卫四周。他们彼此之间也不敢言语交谈,以免惊扰了死者和大当家。

这时,两边站岗的农家弟子见二当家田虎迎面走来,立即行礼问候。

田猛也被外面的声响惊醒,抬头看见自己的二弟缓步走入,便起身问道:“二弟,你受伤不轻,怎么还未休息调养?”

田虎道:“大哥放心,我已经无大碍,只不过,侠魁新亡,我心中担忧农家未来的局势,始终难以入眠,特来祭拜一下。”

田猛楞了一下,眼神微动,想起了什么。他右手手指微微的在胸前不规则的敲动,使出了一个神秘的暗号手势。

田虎盯着田猛的举动,也愣一下,无奈的笑了笑,也对田猛回敬了一个手势暗号,都是罗网内部特殊的身份核对手势。

元成依旧维持着田虎的模样,问道:“你是怎么发现的,竟然这么快就让我暴露了底细。”

这还是元成第一次被人立即发现了伪装身份。

不过,这也从侧面说明了“神变”神通,的确不是万能的,它的确有自己的不足缺陷。

田猛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的熟悉的“陌生人”,回道:“阁下的外表的确与我二弟田虎一模一样,但是,你终究是不是我二弟。

也不可能完全模仿出他说话的语气,也不可能知道我刚刚才与二弟见过面,并谈论过农家与侠魁之死的后续事宜。

所以,阁下的易容术虽然外表逼真,但是,如果细细提防观察,就并非是那么的完美无缺。”

特别是你还在不久前,易容成普通弟子袭杀了侠魁田光。在这个特殊时候,所有的农家弟子都已经是惊弓之鸟,提起了万分警觉来。

现在,不管是谁,在使用这种易容暗杀的手段,都不是那么轻易能成功的。

当然,田猛也并不知道,元成真正的底牌。如果他知道元成还能读取他人记忆的话,那么,他便不会这么认为了。

如果,元成来此之前,先杀了田虎,读取其记忆的话,田猛能立即辨识出“真伪”?

对此,元成是不相信的。

姬无夜也已经用自己的死,证明“神变”加上“记忆读取”的完美性。

两人来到田光的灵柩旁,元成小声的问道:“你最近是否察觉到异常情况,比如,田光有异常的举动,农家内部有异于常人的变动等?”

没有人会想到,农家六堂之一烈山堂的堂主田猛,竟然是罗网的人。

原剧情中,他是青龙计划传承侠魁田光之命的继承人之一,也是农家最有可能成为下任侠魁的人选之一。

结果,却不知为何,被罗网舍弃了,成为了“惊鲵”田言布局农家的弃子。

不过,此时他依旧是农家位高权重的堂主之一。

田猛有些不明所以,但还是静静的回想了一会儿,随后摇头道:“没有!田光没有什么反常的行为,他也依旧很信任我,而我的身份绝对没有暴露,否则”

“至于其他人吗?似乎也很正常,也没有什么异常举措,前段时间,因为荧惑之石坠落的事情,农家上下都在为此忙碌着。

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异常举措的话,应该就在荧惑之石上面,我总感觉,田光似乎对荧惑之石异常的看重。

当初,荧惑之石降落后不久,他便立即组织弟子前往黎阳境内调查,最后为了获得荧惑之石,调动了不少农家高手。

为此,我们与各方江湖势力交手,损失了不少弟子。”

元成沉思道:“那块石头,你亲眼见过了吧!有什么神异之处吗?”

田猛回想道:“我不仅仅见过,而且还触碰过,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赤红色石头而已,哪有什么神异之处。

不过,如果真要说有什么古怪特殊的话,它上面刻录的文字,倒是的确有些古怪,特别是‘成亡国灭’这四字,与石头浑然天成,融为一体,不像是人为雕刻而成。”

所以,成亡国灭!

这四个字,的确有可能是所谓的“天谕”了。

元成半信半疑的问道:“那这样说来,后面那四个字,‘亡元者阴’却是有可能是人为雕刻上去了。”

田猛点头道:“对!两者之间,虽然字体一致,但是,仔细观察还是有明显的差异,后者人为雕刻而成的痕迹,还是有些明显。似乎是有心人在混淆视听。”

元成看着田光的尸体,等下记忆读取之后,就一切都明了。

元成对田猛道:“你先退下吧!不要让人打扰到我。”

田猛疑惑的看着来人,心中的疑虑更甚,却依旧没有提出异议,转身来到大堂的门口处,注视着行为举止异于常人的“陌生人”。

对方虽然是陌生人,但是,却是罗网中身份地位极高的存在,田猛是聪明人,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他能过问的。

不过,他真的很好奇,这样的大人物,为何晚上突然莅临这里,他显然不是来找自己布置任务的,也不是来打探情报的。

那么,他来此,便只有可能是为了田光而来了。

但是,一具死去的尸体,为何值得罗网的大人物亲自到访呢。

田猛真的很好奇啊!

元成右手按住田光的额头,闭着眼睛,立即使用了“记忆读取”的神通。

脑子有关田光的生活过往片段,都一一在脑子浮现。

几分钟后,元成睁开双眼,揉了揉有些昏沉的脑袋。

田猛见对方神情不对,走过来关心的问道:“大人,你没事吧!”

元成没有理睬,有些痛苦的梳理脑中庞大的信息量。

如果可以的话,元成是真的不想使用“记忆读取”的能力。

不过,这是不可能的,谁叫这种能探知他人心里秘密的能力,实在是太诱人了。

而且,痛苦也是短暂的,收获却是永久的。

田光已死,但是,因为不是立即进行记忆读取,所以,此次读取记忆的效果,却只是八成左右。

不过,已然足够,元成想知道的事情,也已经知道了。

几分钟过后,

元成松出一口气,语出惊人道:“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