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排行榜 > 我的父亲是嘉靖 > 第一百五十三章被牵连

朱载坖不知道自己的三弟为何突然抽风的这样,崇拜地看着他。

以前可都是对自己口服心不服的。

私下偷偷的练武不说,居然还开始了偷偷的练字。

打算武力无法取胜的时候,就用写字来打败自己。

“想学啊?我可不敢不教你。”

“二哥是觉得,我学会了,会用相同的手段打败你吗?”

拙劣的激将法。虽然用得不成熟,却也是一种进步。

“是啊!你二哥我好怕啊!”

朱载坖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,反而毫不掩饰地说出了自己的担心。

反其道而行,反而让朱载圳没法继续接话下去。

“我不管,从现在开始,二哥走到哪,我就跟到哪。”

没人教,自己不会看着学?

人就在身边,能跑到哪去?

另一边。

刘敬堂带着十三人的裕王护卫往回走去。

一路忐忑,谁知心中的担心的事情,成了真的。

远远地就看到自己家的宅院外面,围了一圈人。

“刘家也真是的,那个刘敬堂好好的六品官不做,偏要去做一个啥也不是的掌院。”

“说好听点事掌院,不过是披着一层掌院皮的龟爷而已。”

“你这嘴真损,不过说真的,现在青楼里的姑娘,确实没有学院的水灵,话说现在的人都是这么玩的吗?”

“什么这么玩的?”

有人听不懂其中的话,问了一句。

惹得周围老手哈哈大笑。

气的刘敬堂脸色铁青,却又发作不得。

裕王府的护卫只负责保护他的安全,他可没有指挥权。

“欺人太甚,刘掌院,需不需要我们给你出口气?”

护卫都是认识刘敬堂的,也知道刘敬堂在朱载坖心里的地位。

此时自己一方占理,上去给这些人一个大嘴巴子,都会一点事情都没有。

也就现在一切讲究大明律,不然还像以前那样,早送他们去大牢里蹲着了,什么时候记起来了,去看上一眼有没有死。

若是没死的话,继续关着。

“多谢诸位兄弟,不用管他们,免得给殿下招惹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刘敬堂抿了抿嘴,压下了心头的火气。

他是殿下的人,一切有殿下来决断,相信自己不会再吃亏。

“好,听在刘掌院的。”

那名护卫从善如流,立刻指挥人分开人群,打算往里面走去。

突然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。

“好臭!”

“什么仇,什么怨?居然在人家的门口泼粪?”

“揣着明白装糊涂,明知故问。”

“嘿嘿!有好戏看了。”

七嘴八舌的人,说着幸灾乐祸的话。

仿佛这些祸事,不发生在他们的身上,就是一件很两人愉悦的事情。

刘敬堂目眦欲裂。

眼睁睁地看着被人在自己门口泼粪,简直是侮辱人太过了。

“哎呦,刘掌院回来了。”

“快看,真的是刘掌院。”

······

人群分开的时候,被眼尖的人发现,立刻高呼了起来。

仿佛是在给人报信一样。

一人眼神闪烁。

原以为此人离开了学院,会直接回家,谁知等了好一会,都没有等待他。

迫不得已只能选择闹大声势,逼着此人现身。

裕王殿下谁都不敢动,可他手下冲锋陷阵的小喽啰,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。

刚好刘敬堂身份足够,身后还没有多大的背景可以支撑。

就成了最好的选择。

学院没法下手,那是裕王的产业,而刘家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“小心。”

护卫腰间刀鞘一转,伸过来打算拉扯刘敬堂的手。

裕王的护卫,可不是学院的保全人员能够媲美的。

身手敏捷,反应奇快。

突出的就是一个专业。

杀气凛然的眼神瞬间就盯住了那手伸来的方向,另两名护卫脱离出来,抽出腰间长刀,飞快的冲了过去。

要是没有人动手,一切都好说。

但只要伸手了,那就是袭击裕王殿下的护卫,必须捉拿归案。

那人似乎没有想到,对面的反应会这么快,手上还按着刀子,完全不是学院闹事时所使用的短棍。

瞬间刀子就架在了脖子上。

连求饶的话,都憋在喉哝里说不出来。

而人群此时才发现了不妙,一些胆小怕事的,尖叫着四散逃跑。

混乱之中,眼神犀利的护卫们,又逮住了两人。

不大一会,现场就留下了一片狼藉。

刘敬堂失神地看了一眼门口,踉踉跄跄地走了上去敲门。

“是老爷我回来了,快开门。”

刘家并不大,也就跟了朱载坖才有了一点积蓄,买了一处四进房子。

京师寸土寸金。

能有这个宅院,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“真是老爷回来了。”

开门的门房,是一位受过伤的瘸腿老兵。

也是此人见机得快,要不然刘府之内,绝对已经被人糟蹋的不成样子了。

更恶劣一些的话,或许屋内的家眷,也不能幸免。

狂徒们的想法和做法,从来都是很疯狂的。

“嗯!进去说话。”

强忍着心里的恶心。

刘敬堂此时必须表现出处变不惊的姿态来给家人们安慰。

房门被关上。

领命侍卫守在门口,其他人也都占据了重要的据点。

院子不大,布局起来也很简单。

也直到此时,刘敬堂才明白,若不是他选的这位护院兼任门房的老兵,他们刘家这一次怕是要遭劫难。

“多谢老冯了。”

原本只是学着裕王殿下跟风找了一个老兵。

没想到这一意外之举,却让他的家人们免受了一次无妄之灾。

“都是老爷垂怜,我不过一战场上下来的老兵,当不起老爷大礼。”

“我记得你家中还有一个儿子对吧,明日带过来看看,若是合适,就送到学院去读书,目不识丁可不行。”

刘敬堂决定给此人一个富贵。

但必须要会读书识字。

不然拉出去也不过是给人看门,哪有前途可言。

“小儿已经快二十岁了,怕是没有读书识字的天赋,就不用麻烦老爷了。”

老冯迟疑了一下说道。

他曾经也起过念头让自己的儿子读书的,奈何教书先生说,他家孩子年纪大了,笨得很,根本就不是做学问的人。

当时他还满心的失望。

“年纪大了又怎样,再说学一点东西又不吃亏,学费老爷我出,读书的时候,老爷我也给开工钱。”

刘敬堂的不由分说。

让老冯老泪纵横。

几代人的艰苦,到了他的儿子时,已经成了一代单传了。

若是不出意外的话,凭着自己攒下来的那点银子,给儿子买一个媳妇,也能够传宗接代。

他这一代人也就满足了心愿。

谁知峰回路转,自己家里要出一个读书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