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排行榜 > 从赘婿到女帝宠臣 > 第四百三十八章 墙与世界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

http://ww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周元难受,另外三个女人就更别提了。

庄玄素咬着牙,脸色发白,左手死死攥紧腰间的刀柄。

沁水公主和官采曦身体都在发抖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,眼眶通红,眼泪都蓄满了。

“走啊!别傻站着!”

周元一把扣住沁水公主的手,大声道:“走!快!”

他强行拉着沁水公主朝后撤去。

沁水公主如梦初醒,心中却只有哀痛,她是养尊处优的人,她从小到大受过很多委屈,但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场景。

她的世界观被狠狠砸碎!

因为她发现,自己以前所经历的那些痛苦的事,在此刻看来是那么荒诞可笑。

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了,不知道自己处于这个世界的什么位置了,她只是无法呼吸,只是全身没有力气。

还好有人拉着她。

那是一只有力的大手,死死握住了她的手,拉着她在人群中前进,拉着她在拥挤的街道上冲撞。

大火的烟,弥漫了天空。

也弥漫了她的眼睛。

沁水公主流出了泪水,她想起了在北山的时候,在风雪和追兵之中,周元也是这么保护着她,冲出了必死的杀局,冲破了她三十年来从未动情的心防。

他有妻子了,我却痴迷于他。

这是我的错吗?

在那个宫墙封锁的金色城池中,在那个尔虞我诈、只有利益的皇宫里,哪个女人得到过真情?

哪个女人遇到这样的男人会不动心?

她的世界本是凄清的,没有颜色的,暗沉沉的。

周元却像是一团炙热的火焰,闯入了她的世界,把她的名誉、尊严和芳心全部都焚毁了。

如北山那个风雪中的男人,如此这个拉着她手前进的男人。

沁水公主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擦了擦眼泪,跟上了周元的脚步。

他们狼狈不堪,终于来到了关陆安排的庄园。

关陆带着手底下几十个兄弟,把庄园严密把守了起来。

而周元则是走到了院子里,喘着粗气,心中块垒郁结,实在难受。

“操!操!”

他怒吼出声,一脚把花园的石凳子踢开,这才好受了些。

他忍不住吼道:“关陆!关陆!”

关陆连忙跑了进来,抱拳道:“大人!”

“来了多少了!”

周元咬牙道:“东城兵马司的三百司兵来了多少了,柳大光在哪里!”

关陆低声道:“在肇庆府,今天早晨收到了他的来信,到了大半了,还有大约一百人没到。”

周元道:“给他去信,告诉他留十几个人接剩下的司兵,其他的全部赶到这里来。”

“是!属下立刻安排。”

周元继续道:“去查探一下巡南王府那边什么情况,老子倒要看看这王八蛋脑子里在想什么。”

“属下明白!”

关陆急匆匆离开了,他也感受到了周元的愤怒。

庄玄素低声道:“我把闽粤两省的内卫都调过来吧,数量不多,但关键时候或许能帮到你。”

周元摆手道:“来不及了,香州等不了那么久,佛朗机人恐怕每隔一天就会登陆一次,甚至还可能派兵驻扎,等你的人到了,香州只剩空城了。”

庄玄素道:“那怎么办?两千人,五百支枪,我们没法子啊。”

周元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老林,你敢不敢去搞一支火线枪来?”

老林郑重道:“很危险,但我可以试试。”

周元道:“偷袭抢枪,一支就够,不要恋战,拿到立刻逃。”

“好。”

老林点了点头,转头跑了出去。

周元长长出了口气,看了四周一圈,才疲倦道:“沁水,安排侍女仆人做饭吧,咱们不吃饭也不行。”

“顺便安抚一下,别让她们也都跑了,告诉她们,我们有能力保护好这座庄园。”

沁水公主点了点头,低声道:“嗯,我会做好的,周元你别…你压力别太大,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。”

周元道:“去吧,庄司主你也去帮忙。”

“嗯。”

两个人对视一眼,各自忙去了。

周元倒不是说饿了,而是这种时候,一定要给她们找点事做。

没有事情做,便只剩悲痛了,人撑不住的。

“周…周元…”

官采曦弱弱的声音响起。

周元看向她,只见她脸色发白,眼眶通红,身体依旧微微有些发抖。

“什么事?”

他的声音有些冰冷。

官采曦张了张嘴,小声道:“我…我能联系到江湖上的高手,我…”

说到最后,她说不下去了,反而捂着脸哭了起来。

周元咧嘴一笑,缓缓道:“你现在明白了?你现在明白不是什么事都可以耍脾气和任性了?”

“当你真正看到侵略的时候,你才会知道你该做什么。”

官采曦瘪嘴哭道:“别说了,我这就去联系他们,能不能派人送我…我一个人不敢出去呜呜…”

周元叹了口气,郑重道:“让庄司主送你去,记住我之前说的话,只要来,就是五十两,保证给够。”

“只要搞一支枪,就是三百两,同样保证给够。”

“庄司主会配合你,这样更有说服力。”

官采曦点着头,模样十分委屈,抹了抹眼泪,连忙去找庄玄素了。

周元知道,她这不是委屈,而是真正见到苦难之后,对价值观的冲击。

一些事,从书本上看到和故事里听到,并不会有太大触动。

但当你真正经历那一刻,你才会知道这多么震动人心。

就比如周元,他来粤海有三个目的。

第一,搞钱,把祥瑞坊和窑口搞起来,为自己创造经济基础。

第二,搞枪炮,他想接触一下佛朗机人,想办法搞到他们的火线枪和佛朗机炮。

第三,建立完备的、完整体系的、足以良性循环的情报系统,免得以后受制于内廷司。

但他刚到粤海,就遇到了入侵。

他从来没有预计过要管这件事,但此刻他看到了,他怎么能不管。

不是为了大师姐,不是为了她。

是为了周元自己,他的道心不允许他袖手旁观,他的意志不允许他视若无睹。

这样的事都无动于衷的话,那在临安府的那一番豪言壮语,就彻彻底底是一个笑话了。

力挽天倾的人,不会无视普通百姓的苦痛。

周元看着四周,这个庄园干净且雅致。

但外面凄厉的惨叫声,似乎隐隐传来。

一堵墙,仿佛两个世界。

有的人属于墙内安全的世界,更多的人属于墙外混乱的世界。

周元心中没有墙,他心中有整个世界。